澎湃新闻记者 姚晓岚

  快递价格战加剧。

  近日,多家快递公司公布3月快递业务主要经营数据,值得关注的是,已公布的公司3月快递产品单票收入均呈下降态势。

  圆通速递(600233)公告称,3月快递业务完成量为13.48亿票,同比(较上年同期)上升59.20%;快递产品单票收入2.25元,同比下降11.03%。

  顺丰控股(002352)公告称,3月速运物流业务完成量8.76亿票,同比上升29.01%;单票收入15.74元,同比下降12.12%。

  韵达股份(002120)公告称,3月快递服务完成业务量15.16亿票,同比增长54.69%;单票收入2.19元,同比下降13.44%。

  申通快递(002468)公告称,3月快递服务完成业务量9.07亿票,同比上升61.74%;单票收入2.25元,同比下降27.65%。

  快递产品单票收入下降已持续多时。今年一季度,上述快递公司的单票收入均较去年同期呈下降态势。以顺丰为例,今年1-3月,单票收入分别为17.26元、15.11元、15.74元,同比下降12.39%、16.93%、12.12%。

  而这一表象背后实则是快递企业价格战的加剧,价格战的背后则是对市场份额的争夺。

  上海交通委邮政快递专委会副主任赵小敏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快递企业市场份额的争夺战依然很胶着,尤其是快递企业彼此的价格幅度和增速比例此消彼长,所以现在价格战依然在加剧。

  但是,现在打价格战未必是一件好事。

  赵小敏表示,目前来讲,从价格战的变化以及快递企业的业务总量来看,效果明显不如以前,甚至有些加速衰竭。尤其是新入局者完全依靠价格战冲击,对电商快递的生态和秩序造成很大的挑战。“企业目前完全依靠单一的价格战模式,即以价换量的竞争,可能最快二季度,慢的话三季度,会迎来一个减缓,或者一个临界点。”

  而之所以会迎来临界点,赵小敏解释称,因为到头来会变成无论怎么降价,市场份额也不会有大的提升。此外,如果一味降价,网点可能出现系统性危机,比如拖欠工资、破产、跑路、快件积压等。不停地降价,也会导致公司的现金流遇到非常大的挑战。

  他认为,接下来可能会进入价格战的2.0模式。2.0跟1.0最大的区别是,1.0版价格战模式是简单依靠价格,2.0版价格战模式是从公司的运营网络结构,包括运力、团队、服务、技术承载力、资金储备、资源整合度等,迎来一个全方位的竞争。

  今年一季度,快递行业整体趋势向好。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消息,今年一季度,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219.3亿件,同比增长75%;业务收入累计完成2237.7亿元,同比增长45.9%。

  不过,价格方面,据安信证券研报,主要受到价格战影响,快递业务量和收入增速差29.1个百分点,为近5年来最大,行业价格竞争持续。

  此前,顺丰已发布业绩预报,预计2021年一季度归母净利亏损9亿-11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9.07亿元,短期业绩低于预期。

 

  安信证券预计,通达系快递Q1业绩同样承压:2021年一季度快递行业业务量确定性高增长,但价格竞争、快递企业扩大投入、去年同期成本红利等因素,均可能导致2021Q1快递企业面临业绩压力,根据测算,假设单票税费不变,通达系快递单票盈利或下降0.02-0.08元。安信证券做出提醒,快递行业价格竞争超出市场预期。目前快递行业价格战总体可控,但并不排除大规模价格战,侵蚀上市公司利润。

  根据游戏驿站(166.53, 25.54, 18.11%)公司(GameStop)周三提交的一份监管文件,该公司CEO乔治-谢尔曼(George Sherman)因为没有达到绩效目标被没收了超过58.7万股的股票奖励。

  这些股票奖励是2019年4月发放的,按该股最近收盘价计算价值近9800万美元。

  本周较早时有报道称,游戏驿站正在寻找一位新CEO来接替谢尔曼,以帮助公司从一家实体视频游戏零售商转型为一家电子商务公司。

  游戏驿站的股价今年迄今上涨了近800%,这得益于Reddit论坛上散户投资者推高被大量做空的股票的价格。

 

  另外一份监管文件显示,游戏驿站首席营销官也因未达到绩效目标被没收了超过11.9万股股票奖励。

  沃尔沃汽车宣布,自2021年4月1日起,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40,000多名员工,无论男女,均可享受“沃尔沃汽车全球带薪育儿假”政策。“沃尔沃汽车全球带薪育儿假”政策将为所有入职满一年的员工,提供总计长达24周的育儿假福利。全球带薪育儿假期间,沃尔沃汽车将为员工提供不少于基本工资的80%作为酬劳。男女员工均可在成为父母后的三年内提出休假申请。

  “沃尔沃汽车全球带薪育儿假”平等适用于男女员工。该福利大幅优于国家法定的基础育儿假。在政策更加优厚的地区,则优先适用当地政策法规。(育儿假一般包括产假,陪产假等形式)

  “沃尔沃汽车全球带薪育儿假”政策中,男女员工均可在成为父母后的三年内提出休假申请

  沃尔沃汽车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汉肯•塞缪尔森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营造父母共担抚育责任的文化,弥合性别差距,帮助我们的员工更好地平衡家庭与生活,从而为他们赢得更好的职业发展。这项长达24周的育儿假政策不仅是我们企业价值观的最好体现,也是我们进一步深化人文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

  沃尔沃汽车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汉肯•塞缪尔森

  目前,仍有很多国家尚未提供带薪育儿假的福利,或限定了带薪育儿假的适用范围。相较之下,“沃尔沃汽车全球带薪育儿假”政策则涵盖了所有法律认可的父母,包括通过分娩、收养或其他合法方式获得监护权的父母。

  瑞典一向以优渥的产假福利闻名全球,在这项福利推出的几十年里,持续为新生儿及其父母提供切实的关爱与福利。而源自瑞典的沃尔沃汽车在制定其 “全球带薪育儿假”政策时,也参考了瑞典国内的相关法规。2019年起,沃尔沃汽车开始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区的员工中试行育儿假政策,期间46%的申请者为父亲,这更加坚定了沃尔沃汽车将此项育儿假政策范围扩展至全球的决心。

  沃尔沃汽车集团人力资源全球高级副总裁Hanna Fager表示:“‘全球带薪育儿假’政策是沃尔沃汽车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的重要体现。我们希望引领整个行业做出改变,从而树立全球人文关怀新标杆。通过为所有员工提供带薪育儿假,营造更加平等且多样化的工作环境,也有助于提升工作及业务水平,助推企业创新发展。”

  沃尔沃汽车集团人力资源全球高级副总裁Hanna Fager

  沃尔沃汽车在研究带薪育儿假的试行政策时发现,员工欢迎这种具有包容性且灵活性较高的政策,但在该政策实行的过程中,部分新生儿父母由于担心影响所在团队的工作,或出于自身长期职业发展考虑而放弃或少休育儿假;而男性投身工作多于家庭的传统印象,也不利于育儿假的实行。这项研究也得到很多重要发现,可以鼓励更多员工申请休育儿假,让育儿假对父母双方都成为新常态。

  2021年4月1日起,沃尔沃汽车推出“沃尔沃全球带薪育儿假”

 

  为鼓励更多员工申请休育儿假,沃尔沃汽车将加强对这项政策的宣传和解读。例如,将24周带薪育儿假作为全体员工的默认预选项,旨在营造一种“默认效应”,同时在沟通中避免因使用模糊描述而可能产生的消极影响。此外,为了进一步彰显对社会的人文关怀和践行人文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决心,沃尔沃汽车还将持续公布政策实施效果,以供更多的企业借鉴。

  4月7日上午消息,苹果公司近日推出了一个新应用,名为“查找产品认证助手(Find My Certification Asst)”,来测试第三方产品接入苹果官方的“查找(Find My)”系统是否顺利。

  这个系统目前供具有MFi许可的人使用(也就是苹果的官方配件认证体系),他们需要测试其配件与苹果的“查找”系统的兼容性。

  此前,该系统仅支持苹果自己的产品,用户可以通过它查看自己的Apple设备在哪(例如iPhone,AirPods和Mac),但现在,测试应用程序的启动,标志着苹果公司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正式宣布第三方设备的加入。

  以前“查找”功能只支持苹果自己的产品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查找产品认证助手”这个App于4月4日(星期日)在iOS App Store上线。虽然下载渠道是公开的,但拥有MFi许可的人才可以用。用来测试其配件的“发现,连接和其他关键要求”,这些配件将支持苹果的查找系统技术。它还指向mfi.apple.com上Apple MFi门户上有关“查找”认证计划的信息。

  新应用的屏幕截图表明,设备制造商可以在连接性,声音(例如,放置物品时放噪声),固件,密钥管理,NFC,电源等方面进行多种测试。

  苹果朝着向第三方配件更大目标迈进了一步,同时,这可能也预示着,苹果计划推出自己的新配件AirTag。

  AirTag是一个硬币大小的配件,跟钥匙等放在一起,能通过手机查找位置  根据之前传闻,硬币大小的AirTags可以与苹果公司的U1芯片连接,使用UWB(超宽带)技术实现更精确的查找功能。

 

  当然,加入第三方配件还有另一个原因:果公司在去年的全球开发者大会上首次宣布,它将面临来自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的反垄断压力,这也是“查找”系统开放给第三方的原因之一。其中矛盾尤为突出的就是知名的蓝牙椎动配件Tile。他们认为,苹果给自己产品的优化会形成垄断,而且兼容苹果的“查找”系统,意味着第三方设备制造商将不得不放弃其自有App。

  与许多拉美邻国相比,智利已经制定了时间相对较为紧迫的5G网络建设计划。智利官员表示,该国拟从美国或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5G网络设备,包括华为。

  智利电信部副部长帕梅拉·吉迪(Pamela Gidi)表示,只要企业符合网络安全的既定技术标准,智利就不会对承包建设5G网络的供应商的“供应链或国籍”做出特别规定,这无疑为其购买华为设备敞开了大门。

  中国和美国分别是智利的第一和第二大贸易伙伴,智利政府希望以对所有全球供应商持开放、欢迎的态度,来加快5G网络建设。2020年年底,华为曾宣布在圣地亚哥建立第二个云数据中心。

  吉迪说,这也可能吸引亚马逊子公司AWS到来,后者已经考虑在智利或其邻国阿根廷建设数据中心。他补充说:“我们认为很明显,建设5G网络可以帮助亚马逊和其他未来决定在智利落户的公司做出决定。”

  与此同时,微软去年12月宣布在智利建设数据中心区,该公司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云计算生态系统将在未来四年为智利创造113亿美元的额外收入和5.1万个就业机会。

  智利最近也在积极参与光缆线路的建设。去年4月,谷歌连接加州和智利的10460公里长Curie光缆落户在瓦尔帕莱索。位于奥克兰和悉尼之间、长达12875公里长的Transoceanic光缆也将智利与亚洲连接起来。

  智利的5G竞赛目前有三家运营商对决。上个月,移动运营商WOM赢得了建立5G网络的政府招标。WOM的前身是Nextel Chile,于2015年被伦敦私募股权公司Novator Partners收购,后者属于冰岛首富托尔·比约尔格洛夫松(Thor Björgólfsson)所有。

  Novator还持有捷克、芬兰、波兰和希腊多家电信公司的股份,并于去年收购了哥伦比亚Avantel的多数股权,现在改名为WOM哥伦比亚。

  西班牙Movistar和智利Entel也希望参与智利5G网络建设。WOM似乎倾向于购买华为的设备,该公司也是智利5G频谱所有四次带宽拍卖的大赢家。

 

  与拍卖相关的监管要求意味着,WOM承建的网络将需要覆盖智利高速公路等连接不畅的地区,以及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和复活节岛(Easter Island)等偏远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