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9日消息,饮料品牌元气森林宣布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本轮投后估值达到60亿美元。在本轮融资中,老股东红杉中国和新股东华平投资、L catterton参与领投,淡马锡及多位老股东高榕、龙湖等跟投。

  公开信息显示,元气森林将品质理念应用至全部产品的打造中,打造了燃茶、乳茶、健美轻茶、“外星人”能量饮料、“满分”果汁气泡水等系列爆品,逐步拓展对饮料主要品类的布局。2019年、2020年618期间,元气森林连续获得天猫饮品类销量第一;2020年双十一期间,在天猫、京东平台摘得双十一全网水饮品类双冠王;2020年实现销售额近30亿元。

  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曾表示,2021年将是元气森林的“产品大年”,元气森林还有95%的产品没有推出,研发费用和研发人员投入将达到2020年的3倍。

  元气森林投资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元气森林本轮融资金额将主要用于四个方面:开展海外并购引入更多海外高品质产品、建设中国更高品质和更环保的美丽工厂、加大科技研发投入,以及持续国际化。这令人得以一窥元气森林后续的发展路径和“产品大年”的底气。

  据悉,自去年首个自建工厂滁州一期落成,今年元气森林位于天津西青、广东肇庆的生产基地和滁州二期也将陆续投产。其中,广东肇庆工厂还将是中国饮料行业首个无围墙的“透明工厂”,工厂与周边社区融为一体,并开放迎接所有消费者参观,见证元气森林每一瓶产品生产过程。据悉,元气森林今年将启动西南和华中生产基地的建设,工厂全部投产后产能预计将超过100亿。

 

  而在中国饮料出海方面,目前元气森林已经走进美、加、英、法、德、澳、新、日、韩等全球40多个国家,并正式通过新加坡健康促进局(HPB)认证,获得HCS健康优选标识,健康价值逐渐受到海外市场的认可。据介绍,元气森林已将美国、欧洲和东南亚作为当前重要的开拓市场。

  东芝公司周三证实,已收到私募股权巨头CVC Capital Partners的收购要约。

  此前有报道称,CVC计划通过一次要约收购将东芝私有化,报价可能超过200亿美元。

  东芝CEO车谷畅昭(Nobuaki Kurumatani) 在2018年加入东芝之前曾是CVC的高管,是50多年来首位领导该公司的外部人士。在东芝遭受会计丑闻和创纪录亏损的打击后,他一直在努力恢复投资者的信心。

 

  数据显示,私募股权公司过去12个月针对日本企业的并购交易总额达到151亿美元。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一位民主党委员周四回应Archegos Capital爆仓事件时表示,CFTC应当改变放松家族办公室监管的做法。

  民主党委员Dan Berkovitz在CFTC网站发表声明称,Archegos爆仓凸显出加强监管并扭转过去两年监管松弛的必要性。

  他说:“为保护大宗商品市场,CFTC必须了解并且能够监管大型家族办公室的活动。”

 

  CFTC自2019年以来放松了对家族办公室的监管。美国前任特朗普执政时期修订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放松了美国金融监管。

  原标题:“招工难”“用工荒”背后:年轻人“嫌弃”制造业“偏爱”服务业

  来源:经济参考报

  近期,多地出现“招工难”“用工荒”现象。《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北京、山东、广东、浙江等主要用工地,深入招工企业与市场调研了解到,随着疫情形势好转,复工复产加速推进,劳动力供需结构性矛盾凸显,制造业熟练工与高端人才紧缺,服务业与互联网行业吸纳就业增多。专家认为,年轻人就业观念发生转变、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型缓慢是招工难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我国人口红利逐渐弱化,劳动力呈现“有限供给”态势,随着复工复产加速推进,“招工难”“用工贵”等问题凸显。

  ——再现“抢人”长龙,老板选工变为工挑老板。近期,广州市中大布匹市场附近不少城中村的街道两旁,挤满了拿着样衣、举着招工牌子的制衣厂老板,甚至排起千米长队,等着被工人“挑选”。一些招工老板告诉记者,眼下制衣工紧俏,尽管日薪较往年提升近两成,但站了几天仍招不到几个人。

  春节以来,广东、山东、浙江等地均出现“用工荒”。位于山东济南的圣泉集团是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部分产品打破国外垄断,产销位居世界前列。但是,用工难题限制着企业的发展。集团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燕俩说,年后新项目开工,有1500人缺口,“一个月只招到150人,虽想尽各种办法,但当地好像已招不到人”。

  ——一线熟练工与高端人才两头缺,结构性矛盾待破解。受访企业普遍表示,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改造,一线操作熟练工和具备高技能、高素质的高端人才缺口最大。浙江义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介绍,截至2月底,向政府上报用工需求的企业达350家,需求岗位超3.8万个,用工缺口主要集中在一线操作岗位,尤其缺少熟练工。

  卧龙电气(济南)电机有限公司负责人说,目前员工缺口达400人,但近一个月才招到十几个合适的人,“许多应聘者难以胜任岗位需求”。广州某质谱仪器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优秀人才都被服务行业和互联网公司抢走,辛苦培养起来的人才也面临不断流失的困境。

  ——用工要求放宽,用工成本增加。为了招到工,一些企业只能不断放宽要求。卧龙电气人力行政部部长高绍静说,前几年招工年龄限制在“30岁以下”是一岗难求,但最近两年放宽到“45岁以下”还招不到人,“尤其是今年,为了满足疫情过后的生产需求,已将年龄放宽到55岁”。一些制造业企业负责人表示,大部分岗位对体能和精力要求较高,选择“大龄工人”也是无奈之举。

  义乌市水晶之恋针织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海龙说,相较去年,工人的月工资已经上浮近500元,成本增加不少,但依然招不到人。广东部分制衣厂老板说,制衣工的日薪已经超过500元/天,最紧缺的车位工、四线工、烫工月薪涨至6000元至1万元。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年轻人就业观念发生转变。同时,随着劳动保护体系日趋完善,劳动者维权意识增强,用人单位面临“无人可招”与“无人敢裁”叠加之痛。

  ——年轻人“嫌弃”制造业,“00后”更爱当骑手。由于制造业工作时间固定、管理制度严格、工作环境相对较差,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到制造业就业。卧龙电气车间工人告诉记者,现在年轻人从小没吃过多少苦,工作累一点就开始抱怨,“钱多点少点反倒不重要,他们看重的是自由”。

  与制造业相比,外卖、快递等服务行业对年轻人吸引力更强。阿里巴巴发布的《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平台骑手超过300万人,其中“90后”占比近50%。而《2020年00后蓝骑士报告》显示,近一年来,新注册“00后”蓝骑士数量同比增长近2倍,他们更青睐灵活自由的工作,并有近一半人愿意把这份工作推荐给同龄人。

  ——招人难裁人更难,“员工比企业更强势。”北京某服饰企业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既招不到人,又不敢裁员”。“劳动法太厉害!员工辞职时动辄要你赔偿几万、几十万元。”她说,由于历史原因,很多企业在“五险一金”、加班费等方面普遍有不少欠账,经不起员工翻箱底算细账,企业越来越弱势。

  一些受访企业家说,相较于招工难,劳动纠纷更会动摇企业信心,在当前疫情和经济形势下,更希望企业和员工唇齿相依、共克时艰,如果一边招不到人,一边又纠纷不断,结果一定是“巢倾卵覆”。

  ——东西部扶贫协作边际效应递减。近几年,东西部协作扶贫为东部地区带来了一批较为稳定的劳动力。例如,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人社局积极为企业牵线搭桥,从新疆、湖南湘西州引来务工人员。然而,脱贫攻坚任务完成,部分项目将不再有专项补贴,而且,随着大量企业与项目落户贫困地区并不断发展,就地吸纳劳动力,此类引进劳动力的路子可能越来越窄。

  面对用工难题,受访专家与企业负责人建议,加快产业升级、建立专业化人员培训机制,并强化人力资源服务,进一步拓宽东西部劳务协作。

  一是引导劳动密集型产业升级,建立专业化人员培训机制。受访专家认为,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依靠廉价劳动力的老路已经行不通,关键是要通过产业升级提高劳动生产率,通过改善用工环境吸引年轻人。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济南机务段高级工程师王娟表示,随着产业不断升级迭代,年轻人也需提高自身本领。有关部门和企业可联合建立专业化人员培训机制,除了教授专业技能,还应适当扩展其艺术、创造等领域知识,从单一技能培训走向多样化培训,提升工人综合素质。

  二是强化人力资源服务,建立劳动力供需监测预警平台。专家认为,部分地区集中出现招工难,除了整体劳动力供需矛盾,还与缺乏吸引力和竞争力相关。这些地区可通过强化人力资源服务、提高劳动者权益保障力度来吸引劳动者,运用好互联网平台,为企业招工提供更大支持力度。部分企业负责人建议,建立科学的劳动力供需监测平台,实时动态监测供需矛盾变化,进行科学评估,对可能出现的用工缺口期提前预警并干预。

 

  三是结合乡村振兴,进一步拓宽东西部劳务协作。部分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工作人员建议,建立人才交流跨区域协作机制,依托乡村振兴工作,进一步实现东西部用工联动。例如,加强与湖南、四川等劳务输出大省对接力度,将劳动力信息采集工作细化到乡村,做到用工信息对称,用工服务到企到人。

  美国最大娱乐经纪公司奋进集团(前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公司)周三提交了IPO招股书,并在文件中披露,已提名特斯拉(667.93, 32.31,5.08%)CEO埃隆-马斯克为其董事会成员。

  奋进集团最初是一家艺人经纪公司,由好莱坞最知名经纪人之一阿里(226.73, -2.52, -1.10%)·伊曼纽尔(Ari Emanuel)创办。通过一系列并购,该公司已成为一家媒体和娱乐集团,拥有并管理着多个知名赛事和活动,包括美国终极格斗冠军赛(UFC)、迈阿密网球公开赛、纽约时装周、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和环球小姐国际选美大赛等。

  现在,该公司计划公开上市,并希望全球第二大富豪马斯克成为其董事会11名成员之一。 当然,马斯克还必须经过奋进集团股东批准,才能成为该公司董事会成员。

  伊曼纽尔家族此前就曾与马斯克合作过。阿里·伊曼纽尔(Ari Emanuel)是特斯拉的早期支持者,他预订了该公司的首款量产车型Roadster。他的兄弟姐妹中包括芝加哥第55任市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该市政府在2018年给了马斯克的Boring Company一份大合同。

 

  奋进集团曾在两年前申请IPO,但由于投资者需求疲软而取消了计划,现在重新申请上市。该公司去年的销售额为34.8亿美元,净亏损6.253亿美元。由于大流行导致关闭,其营收比2019年减少了10亿多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