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4月12日早间消息,据报道,未来几个月,东南亚网约车、食品配送巨头Grab和印度尼西亚旅游独角兽Traveloka将会上市,这意味着东南亚互联网产业开始崭露头角。

  知情人士称,本周Grab将会公布上市消息,它会通过美国空白支票公司进入资本市场,T. Rowe Price和淡马锡控股都是Grab的支持者,照估计,Grab的估值将会超过340亿美元。另有熟悉内情的知情者称,印尼Traveloka也准备通过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模式上市,估值约为50亿美元,这家SPAC公司的幕后老板是李泽楷和彼得•泰尔(Peter Thiel)。值得注意的是两宗交易还没有最终确定,仍然存在变数。

  近日还会有很多东南亚创业公司谋求上市,比如Grab的竞争对手Gojek、电商巨头Tokopedia、新加坡PropertyGuru。目前在东南亚上市公司中最耀眼的明星是新加坡游戏、电商公司Sea,市场观察者认为,东南亚快速成长的科技企业可能会像中国、美国企业一样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投资基金Cathay Capital的一名高管拉吉夫•卡什普(Rajive Keshup)认为:“在其它更成熟的市场我们看到过相似的趋势,现在东南亚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随着大宗上市交易接踵而至,未来会有更多资金流入该市场。这些迹象证明东南亚很健康。”

  东南亚人口占了全球的十分之一,虽然有些国家经济增速很快,比如印尼,但东南亚科技产业一直被轻视。在2017年Sea上市之前,东南亚没有什么大型上市科技公司。尽管如此,亚马逊、腾讯、阿里巴巴却早早已经看到了东南亚的潜力。

  研究资料显示,虽然在大流行期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降温,但应该会快速反弹,东南亚互联网年开支在2025年之前有望增加2倍,超过3000亿美元。

  Robeco投资公司高管约书亚•克拉布(Joshua Crabb)认为:“随着这些公司上市,资本市场可能会出现很大的变化,因为在过去东南亚资本市场一直被金融、房地产、大宗商品等传统产业霸占。过去10年,这种趋势改变了中国,现在东盟可能也开始走上同样的道路了。”

  Grab和Traveloka等公司虽然已经名声大振,但它们仍然在亏损。为了迎合投资者,它们借助空白支票公司上市,但大流资本流入SPAC交易已经让许多国家的监管机构忧心忡忡,从纽约到新加坡都一样。通过SPAC上市只要几个星期就能完成,按常规方式却要12个月。

  一些人已经发出警告,部分新SPAC上市公司可能高估了目标,它们是封闭型公司,缺乏适当的治理或运营成熟度,命运难测。有些科技公司仍在打磨主要产品,比如航空公司Archer Aviation、电动汽车公司Lucid Motors,它们却通过SPAC成功上市,为什么?并不是因为它们的营收有多高,而是因为远景预期看起来不错。

  眼下出现东南亚IPO热潮,部分是因为Sea起到了示范作用。Sea得到腾讯的支持,自IPO之后高歌猛进。在市值达到或者超过1000亿美元的企业中,从去年开始Sea是表现最好的亚洲企业,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特斯拉。

  Gojek和Tokopedia是印尼最有价值的科技创业公司,它们正在寻求投资者许可,希望能合并为一家公司,如果交易通过,它们将会成为印尼最大的互联网企业,然后就会上市。另外,新加坡PropertyGuru、印尼Bukalapak也在考虑上市计划。

 

  新加坡Kamet Capital Partners Pte首席投资官Kerry Goh认为:“Grab现有投资者期待退出,上市为他们提供了机会,与此同时,美国投资者也对东南亚高速增长的企业兴趣浓厚,上市为他们打开了投资大门。交易应该会吸引投资者注意力,未来会有更多东南亚企业上市。”

  北京时间4月12日上午消息,据报道,腾讯印度尼西亚首个数据中心在雅加达投入使用,未来几个月还会有第二个数据中心启用。除此之外,腾讯还会在泰国、韩国设立数据中心。按照腾讯的说法,未来将向亚洲、中东、欧洲积极投资,设立更多数据中心。

  到目前为止,腾讯云已经在全球27个地理区域运营着60个可用区,大部分位于中国和亚太区,包括新加坡、东京、孟买、首尔、莫斯科、多伦多、法兰克福。

  大约十年前腾讯进入云市场,目前单是中国就有40多个数据中心。三年前腾讯云开始向国际扩张,在海外,腾讯目前运营的数据中心约有19-20个。

  今年年初时,腾讯又在韩国增加一个数据中心,上个月腾讯声称年底之前会在巴林建一个数据中心,为中东、北非提供支持。

  腾讯云国际(Tencent Cloud International)资深副总裁杨宝树(Poshu Yeung)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印尼,腾讯服务越来越流行,比如JOOX音乐流媒体App已经是印尼排名第二的音乐应用。去年腾讯还在印尼推出了WeTV,今年准备制作更多本地化内容;另外,腾讯游戏也会进入印尼。因为需求强劲,所以腾讯才会在印尼设立数据中心,今年8月,第二个印尼数据中心也有可能会投入使用。杨宝树强调,腾讯一年之内在同一个国家启用两个数据中心,之前还没有过。

  杨宝树还说,对于许多业务而言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但云市场增长强劲,对全球玩家是这样,对腾讯也是这样。去年腾讯国际云业务的增长速度达到三位数,今年仍能维持增速。杨宝树称,很快就会在泰国启用第二座数据中心,6月份日本的数据中心也会投入使用。

 

  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杨宝树告诉记者:“今年,我们在全球的云基础设施投资将会有很大增长。我无法告诉你具体数字和时间表,照预计,数据中心的数量会增加30-50%。”

  4月1日消息,国美零售发布2020年全年经审计的业绩报告:销售收入约为441.19亿元,同比下降25.83%;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为69.94亿元。毛利约为45.5亿元,综合毛利率为12.16%。截至2020年年末,国美零售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不含抵押存款)共计约人民币95.95亿元,较上年的81.87亿元增长了17.22%。

  2020年全年新增县域店1034家,同比提升超100%。国美社群数量大幅增长,近100万个;社群覆盖用户增长达1亿人;线上线下会员超过2亿人,付费会员超过百万人。2020年12月,新客首单转化率达到15%,同比提升64%;会员复购率约31%,同比提升21%;会员活跃度同比提升105%。

  报告期内,国美经营费用同比减少24.3%,管理费用同比减少14.9%,剔除主要非经营因素后的其他费用同比减少14.3%。在资金方面,得益更多的银行授信额度及厂家额度的支持,国美在2020年已成功赎回总计超38亿元的债券,所有偿债资金全部来自于公司自持现金。在报告期内,国美零售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人民币96亿元。

  国美表示,2020年国美完成了“家·生活”战略第一阶段的基础建设,并展开了第二战略阶段的精细深化部署,加速拓展国美以科技、智慧和创新引领驱动的双平台新零售生态系统。

  未来,公司会继续快速拓展网络,以加盟为主、自营为辅的方式,完成线下平台的基本布局,力争未来18个月,线下门店达到6000家,线下向线上引流实现月活1亿以上。

  国美还透露,国美APP在2021年1月以“真快乐”的新身份面向市场和用户。自上线以来截至3月底,“真快乐”APP的GMV同比增长近4倍,月活稳定在40,000,000规模, 活动单日日活近千万。

 

  国美零售管理层总结:“‘真快乐’的上线,代表着国美对娱乐化赛道的全面启动,将贯彻‘娱乐卖、娱乐买、分享乐’的新零售核心价值,利用自身的稀缺能力全面升级业态,在零售数字化、平台化、娱乐化、生态化新赛道上加速发展。”

  原标题:票房逾8亿元 清明档淡季不淡

  ● 本报记者 于蒙蒙

  清明档期原本是电影票房淡季,今年却发生改观。

  截至4月5日晚,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清明档三天票房累计达8.14亿元,刷新清明档票房纪录。其中,《我的姐姐》功不可没,上映4天累计票房达4.38亿元。

  多家影视上市公司参与清明档影片出品发行工作。其中,横店影视(16.100, -0.08, -0.49%)是《我的姐姐》第三出品方;中国电影(14.030,-0.14, -0.99%)不但是《我的姐姐》出品方,还参与了另外两部清明档电影《第十一回》《西游记之再世妖王》的出品;拥有进口片发行优势的中国电影是《哥斯拉大战金刚》的国内发行方,该片在清明档票房成绩仅次于《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成票房“黑马”

  今年的清明档共有10部影片上映,包括《我的姐姐》《第十一回》《明天会更好》《西游记之再世妖王》《来都来了》等,涵盖喜剧、剧情、动画等多种类型电影。

  2017年的《金刚:骷髅岛》,2018年的《头号玩家》,2019年的《反贪风暴4》,回首近三届清明档票房成绩,外语片和港片轮番包揽头名,但今年档期则出现不小变化。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我的姐姐》问鼎清明档票房冠军,截至4月5日晚,该片上映4天票房累计达4.36亿元。《哥斯拉大战金刚》《西游记之再世妖王》分列二、三位,档期内票房分别为3亿元、5497万元。

  综合灯塔专业版和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我的姐姐》累计想看人数近80万。随着口碑发酵,《我的姐姐》的排片率也由上映首日的16.6%上升至目前的33.4%,在上映次日超过《哥斯拉大战金刚》的排片率,上映4天单日票房均领先《哥斯拉大战金刚》。

  《我的姐姐》作为一部家庭剧情片,在以往的档期并不多见,2018年至2019年的清明档期头部影片分别为《头号玩家》《反贪风暴4》。《我的姐姐》在内容上耳目一新,在档期选择上无疑占据优势。灯塔专业版的媒体预测显示,《我的姐姐》票房有望突破5亿元。猫眼专业版预测更为乐观,将预期由7.46亿元上调至8.92亿元。更有业内人士预计,该片票房有望超过10亿元。

  另一部重要影片《第十一回》由陈建斌、周迅和窦靖童主演,该片是陈建斌继《一个勺子》之后执导的第二部作品,曾于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影展上首映,口碑表现不俗。但或由于内容过于文艺,该片票房并不理想,上映4天累计票房仅有4000万元。

  多家上市公司获益

  《我的姐姐》出品方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包括横店影视、中国电影、猫眼娱乐、阿里影业。其中,横店影视作为《我的姐姐》第三出品方,投资比例较其他几家相对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横店影视在电影投资方面算是新军。2020年12月,横店影视完成股权收购,影视制作及横店影业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公司业务范围进一步拓宽至产业链上游的影视内容制作和发行,实现由“院线”向“电影公司”转型升级,推进公司全产业链战略布局。

  其子公司横店影业先后投资了《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西虹市首富》《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等爆款影片。横店影业注入横店影视后,公司又参与投资了《你好,李焕英》,该片目前累计票房达53.9亿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第二位。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上述参投比例普遍较低,对上市公司业绩贡献有限。不过,随着横店影视在资源和经验方面的积累,未来或将独当一面,以主控方身份介入电影内容制作。

  中国电影则采取“广撒网”模式。公司系清明档影片《西游记之再世妖王》的联合出品方,《第十一回》的第三出品方。更重要的是好莱坞大片,拥有进口片发行优势的中国电影是《哥斯拉大战金刚》在国内的发行方,该片上映11天票房达9.55亿元,猫眼专业版预测其国内票房将达12.76亿元。

 

  中国电影近期在互动易平台表示,《阿凡达》《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等复映票房均已过亿。随着海外疫情逐步稳定,进口影片供应有望逐步改善。

  3月29日,界面新闻在华为应用市场搜索Nike、adidas,均提示“服务调整,暂不提供下载”,搜索耐克、阿迪达斯,也没有搜到相关App。另据中国新闻网消息,腾讯应用宝、小米应用商店也搜不到Nike、adidas相关结果。